落枫雪沁

魔幻现实主义色情写手【。
画点小画。

【瑜昉】肉食者(6)

有天黄景瑜匆匆忙忙回来,换下军装找到尹昉,说:“收拾东西走。”

尹昉怔住了。黄景瑜看他许久没动,又解释:“带上东西,我带你回趟家——你老家。你不是一直有人想见?”

很多年后黄景瑜还记得那间堂屋,明明是正厅,却没来由的昏暗,光落在其中也消失。老人坐在正中,尹昉站着恭恭敬敬地答。他性子软,惯常紧张,面对这严肃到有些冷漠的老人时面部轮廓却是柔和的。

他一进门,老人视线便落到他腿上,看不出惊讶,之后扫在黄景瑜身上的眼神却变得刀刃一样。开头几句还好,不过寒暄些身体如何近况怎样,紧接着老人话语陡然变得冷硬:“你这两年也不上学,家里钱也不要,连封信都没有,在外面做什么?

“我给好几家杂志写着剧本——...

【瑜昉】肉食者(5)

后来尹昉就常被他拖出去到处转转。黄景瑜带他到处走,走不动便背他一阵子,到最后两人都累得不行,瘫在路边面对面坐着。不知为何就开始傻笑,两人在一起疯得像几岁小孩子,连山都敢去爬。他若遇上有客来,也不避着尹昉,让他坐在下首听着。横竖尹昉在外人眼里不过连门都出不得的金丝雀,又不多话,眼睛里像只有黄景瑜,外人也不忌惮他。

有次一个同僚过来,黄景瑜正和尹昉缠在一起,连领带都没解,尹昉脸已经红得不行。黄景瑜听了通报心下了然,把尹昉抱起来按在腿上坐下,打发下人把人迎进来。尹昉挣着要走,被他箍着腰按住,低声贴住耳廓道:“这人不简单,仔细听着。”

他素知来人脾性,前些年好寻花问柳时还约着去过好几次,甚至可算相...

激情速写心动瞬间【。

不行我要吹一下这身赛车服!这个设计!在连身衣上加入拉链元素,并且所有拉链、口袋都倾斜向下,引导视线自然而然向下汇聚!向下有什么我们都知道!服装组的用心可见一斑!这真的是喜剧电影吗?我们大年初一拭目以待!

我好想吃赛车服play啊,就那种,里面真空,只有外面一件连体衣,拉链可以刷一下一直拉到底,节奏故意被拉慢,拉链拉下一点又拽上去,上上下下地磨着胸口皮肤,屋里只有拉链和呼吸的声音,粗糙面料随着动作摩擦皮肤直到泛红,确实有点疼,委委屈屈要小鱼给他把衣服完全解开,说这样做着难受,被故意拒绝就抽身躲,说那我不跟你好了,有本事你自己来啊,结果被抓住一半挂在身上的赛车服就挣不开,被拽回去时露出一半肩膀!!!!!!!谁要写啊给您递笔!!!!!!!!!

小黄为什么不穿连体衣!!!!!!!!小兔这件到底是私服还是什么!!!!!!!!!!要是私服的话小黄看见会不会很开心!!!!!!!!!!【bu】

【我可能是第一个因为废话被屏蔽的画画儿博主。】

想嗑那种,在剧组的时候小黄和工作人员坐在最高的山头试图联网开黑,然后小兔坐他们旁边默默望天,听他们“我操我操不行了网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看手机发现自己的网还能勉强苟动网页,望着旁边暗中开心,在背后悄悄做了个鬼脸。
他俩为什么连待两个组都没有网,条件这么差,真是适合谈恋爱【x】

我已经不知道写什么了我真的不知道写什么了我写什么都没有他俩甜写ABO都没有他俩甜我还写什么……
他俩这波操作,真的,同人都不敢这么写,同人都不敢搞他们二次合作都是暗中谈恋爱,我真的跪了,昨天看着word傻笑了一天,给他俩递笔

写个置顶。

看到这里的大家一定要早睡。
一定要注意颈椎腰椎肩关节。
一定。
珍爱生命,从我做起。

顺便我cp观混乱邪恶,某天不一定会看见我在写什么东西,有真人的不要上升真人,有圈子的不要上升圈子,毕竟我萌cp这么多年没混过圈,rio钢铁直男【。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沙雕。

id是早年间起的,现在看真的玛丽苏,但是并不想改,纪念一下我的沙雕青春。

以及,珍爱生命,远离熬夜远离久坐远离不正确姿势玩手机。血泪经验。

哲学几问。

·我写ABO的时候总是会陷入一些沉重的哲学思考。

1·搜索:qlxgc是什么感觉

2·搜索:gc是神经调节还是体液调节(没搜到)

3·搜不到的:Omega有卵巢吗

4·搜不到的:ABO性别可以通过基因检测出来吗

5·搜不到的:抑制剂是激素类药物吗

等等。

以及我写最后一段的时候在听卡路里,看着网易云界面爆笑,一个小时写了三行,数次想以“燃烧我的卡路里”结尾,还有引申义,real意蕴深长了【x】


【瑜昉】我的一个直男朋友

·勇敢地掺和一jioABO。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55426

============

·我写ABO的时候总是会陷入一些沉重的哲学思考。

1·搜索:qlxgc是什么感觉

2·搜索:gc是神经调节还是体液调节

3·搜不到的:Omega有卵巢吗

4·搜不到的:ABO性别可以通过基因检测出来吗

5·搜不到的:抑制剂是激素类药物吗

等等。

以及我写最后一段的时候在听卡路里,看着网易云界面爆笑,一个小时写了三行,数次想以“燃烧我的卡路里”...

我在干什么(2)

给大家看一下没更文的时候我都在干什么……

【瑜昉】肉食者(4)

·我连更三天啦!


此后尹昉安静很多,再不提往事,乖乖躺着养伤。黄景瑜亦不多问,只看他安生住下来便懒怠深究前尘往事。他换了个人似的,不逢带兵出去的时候便天天晚上急着往家里跑,也没甚事做,吃完饭只落得搬个凳子坐到床边,和尹昉大眼瞪小眼。伤口愈合的时候漫长的痛痒像是树在里面生了根,尹昉难受又不敢碰,指尖在床单上抓得粉红。黄景瑜伸手给他握着,他指尖也不敢用力,只拿掌心虚拢着。他被整天的骨头鲫鱼猪手养得不那么伶仃,躺在床上睡到无可再睡,把黄景瑜家充门面的几本书翻得快烂掉,百无聊赖等黄景瑜回来,见面就问:“你天天给我吃这么些东西,给人下奶不成?”

黄景瑜闻言一乐,伸手从他领口探进去,...

【贺兰x钟华】Artists

沙雕脑洞。
就贺兰是个盲人二胡艺术家嘛,逼格非常高那种,成天出入朝廷台,官方盖章国家级民乐大师。
然后钟华就地下音乐流,说起来真的很厉害但是不被主流承认,圈子里名声很大,但是发展处处受限。他也没什么被世(guang)俗(dian)承认的想法,觉得那些人都媚俗无底线我要这广店有何用。
但是他有时候也不得不接点商演,毕竟人穷啊,搞音乐烧钱,圈子又小,连回本都不一定,自己还要吃饭。每到这种时候他就特别委屈,委屈得能当场赋诗一首“我操my soul 被money rape 了”那种。
也就是这么见到的贺兰。
场上贺兰在c位坐着,吭哧吭哧锯二胡,满场追光照着他。钟华在台边阴影里嘣嘣嘣挠吉他,开场时能混到条字幕露个...

【贺兰x钟华】为所欲为

·有原剧BG预警

·预警

·预警

·预警


“做鸭子赚钱,你干的了吗?”

钟华从来没想过他会跟这个词扯上什么关系,可他终于还是给徐天打了电话。

徐天,他们老板,问:“你要还钱?”

“不是。”

“你要卖病毒?”

“不是。”

“那你他妈给我打电话——”那边声音里的怒气忽然消失了,换上点惊异的笑。“你连这种事都干,不卖病毒?”

“你不明白。”钟华撂下一句,挂了电话。

后来徐天给他发来个时间地址,他按这个去了,就这么遇上的贺兰静霆。

贺兰穿的那件镂空衬衣,外头套黑西装外套。钟华打量他一眼,脑海里疯狂飙车,想这人是什么路...

最近接了个活,大概是画下各个大学的标志什么的。我北师大那张想画小昉!极其想!嚎哭……不知道可不可以夹带私货……

【瑜昉】肉食者(3)

·拖太久啦大家要不要点进我lof回忆一下前文……依旧有病预警。


有次也是下午,天色正亮的时候他们已滚在一处不知多久,尹昉先前出来过一次,含含糊糊喊着什么,黄长官黄司令,全是他离了这张床死也不会出口的词。忽然一只颇圆润的黄猫从半开窗扇里蹿进来。他被压着跪在床上,余光瞥见毛绒绒的黄色肉球,眼睛一下子亮了,偏过头盯着那猫,对身体里的动作一下子没了反应。还是黄景瑜在他腿根掐了一下他才回过神来,尽职尽责地叫几声,背台本似的规整。

黄景瑜一放开他他立刻扯件衣服跳下床,叫两声招呼猫过来。猫出奇地喜欢他,在他身上转着圈儿蹭。他又怕蹭什么东西在猫身上,越是躲猫越黏得厉害。黄景瑜趴在床上看着...

【瑜昉】水边的阿狄丽娜(1)

·打旧文太累了,激情瞎写……发挥飘忽不定,大家开心就好。

·如果有人认出那条河我就很开心了!


河干涸了。

河第一次干涸得这么彻底。

河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干涸成这副样子,河床全露出来,与想象中不同,没有柔软丰厚的淤泥也没有支离的水草,只有苍白色砂石在日复一日的阳光下渐渐枯干,枯干到像是沙漠上露出一点轮廓的白骨。

尹昉记忆里第一次看见这条河枯萎成一片白茫茫的陆地。他在这条河边长大,蹒跚地走着,沿着河堤乱跑,骑着车子带着河里吹来的风,河水映出他第一片纹身,他腰里揣着三棱刀背靠着桥栏站在人群外,他看着许多孩子沿着堤岸叫喊着跑着,许多年的记忆里都有一点水的腥气,好...

一模时候摸的一个小鱼……
然后我就走上了脆皮鸭文学道路,从此没怎么画过画……

【瑜昉】肉食者(2)

下一次恰在三天之后。尹昉在小客店一张被油蒙得看不出颜色的破桌上练字,老板就来催,说底下有人找。尹昉忙把桌上纸拢了装进皮箱夹层,摘了眼镜下楼。

楼下还是那两个警卫,大概知道黄景瑜对他印象不错,换了毕恭毕敬模样,说我们长官请尹先生。尹昉听了也不言语,垂着眼睛想了一会儿,问:“他这算是文请,还是武请?”看警卫一脸迷惑,又说:“要是他把我还当个人看,随着我定日子,便算文请。要是他叫我如叫暗门子,不来一枪崩过去,便是武请。”

警卫快要哭出来,都来劝他,说这我们哪知道,尹先生你便去这一次,不然我们没法交代。

“行啊。”尹昉说,眨了两下眼睛,随着人上车走了。

到了地方站在厅中央,他又把这段话原原本本...

【瑜昉】肉食者(1)

·非主流军官戏子梗。有年龄操作,小兔比小鱼稍微小一点。

·有时候我写着都觉得有点丧心病狂……大家多担待,莫掐。


黄景瑜第一次见尹昉是坐在戏园子里,台上演着什么文明戏,地方几个绅士捐了银洋合办的。戏票免费发放,一来意在“移风易俗”,二来意在为自己洋行打个广告,临了请黄景瑜赏个光讲几句。台上人都穿洋装,只说不唱,声音在一锅粥似的戏园子里就有些听不真切。黄景瑜坐在主位也只听得个大概,讲一个西洋姑娘嫁了个好人家偏不知足,郎君对她捧到天上也似,她偏要往外跑。他听得烦,不知道凄凄切切讲些什么,倒是相中台上一人,便是演丈夫的年轻人。

一部戏里全是文词儿,没有刀枪剑戟没有...

【顾顺x新民】狙击黎明

·之前那篇白石洲的雨的后续。


顾顺退伍后没接受分配,一个人跑来深圳找工作。他当年入伍时不过读完高中,十来年后方知学习重要,委实为难了一阵,最后是找了家公司当保镖,工作内容正好对口,还能释放天性。签合同那天他直想笑,觉得自己兜了一圈回来,最后还是靠拳头混饭吃。

入职那天人事给了他一叠东西,说老板办公室在那边,你自己去找他。小姑娘非常清秀,胸牌上写着名字,杨耀婷。

“谢谢经理啊。”顾顺赶紧说。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老板去。你进来也是跟着他,挑你也是他的决定。”女孩大概是那种一本正经的性子,话说得挺严肃。

进了办公室,新民一身三件套坐在那儿,穿得挺厚,狂吹冷风,面前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