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枫雪沁

魔幻现实主义色情写手【。
画点小画。

还是说点什么吧

肉食者这篇,算是我第一篇完结的中(?)长篇,快五万字,加上番外应该就满了。

这篇其实是我比较早的瑜昉文,最初的脑洞开始在一节无聊又漫长的数学课上,太阳很暖和,我坐在窗边上发呆,于是有了开头两人在戏园子相遇那段。最早的版本其实是写在草稿纸上,当时没想很多,只想写一篇不太常规的将军戏子paro,或许戏子可以不完全是绕指柔,将军也可以不完全是霸道总裁。之后的很多节数学课上,这个故事在我草稿纸上光速狂奔,大概一个月之后定型——五月底的时候,大纲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它陪了我很长时间,从高中的数学课,经过高考,录取,军训,再到现在忽然甩掉了理工科身份,作为假艺术类学生每天在园子里骑着小破车狂奔。大概...

【瑜昉】肉食者(8)(完结)

全文链接


第二天黄景瑜睁开眼,却见尹昉早醒了,躺在那儿像在望着他,又像在发呆。他伸手戳戳尹昉小腹,尹昉猛地一抖,往后缩一点,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起来了,看现在都几点了。”黄景瑜隔着被子揉下面温暖的身体。

“你嫌钟吵,把它挪到外面去,想不起买新的,我去哪里看几点……你比我醒得还晚,怎么好意思催我起床……”尹昉声音平板,字字句句拖得很长,语气里满是不情愿。

“我能等你,火车不等你啊。今天走晚了,你还要在火车站等一天,到时候我是去不去找你啊?”

“哦。”尹昉咬了下嘴唇,越过他去够自己的衣服,被子从肩上滑下来,露出底下连片的红痕。黄景瑜伸手去碰,想自己昨天确是没收住。尹昉闪身躲开,回过...

做梦真好,梦里什么都有……

昨天梦见他俩上飞驰人生采访,两人靠得挺近,坐在一起笑得开心,说着一些琐事。聊到一半的时候小黄正说着话,小兔老师侧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两人就一起对着镜头笑,原本要说什么都忘了。记者也笑,似乎说了点什么,模糊成一片画外音。

采访出来以后,对家:摄像机角度不对!你们家就是瞎磕糖!这种明显的借位糖都能磕!

但是明明没有借位【……】

醒来就很丧,想离大年初一还有好长好长时间,路演时我大概不在北京,不知道抢不抢得上路演票……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梦见这么有理有据现实主义的东西。

做梦真好.jpg


万种

·原创的一些东西,没头没尾,大家随意看看。

01
世上总有那么些人被称作风情万种,褒贬且不论,如招贴画上一茬又一茬韭菜似的美人,皮肉骨相都是一等一的好,姿态慵懒眼神迷离。可名利场上滚出来的人,无论摆出怎样无戒备的姿态,骨子里的锐气傲气都藏不住,就像豹子,看起来骨架玲珑,眼睛也干净,终究是咬人的东西。
但是那个人却不一样。
那天我从楼里出来时碰上他,很是想了一会儿他到底是什么人。他穿得颇有零几年遗风,套件比杏黄灰几度的半袖衬衫,底下扎在料子不怎么样的灰西裤里,裤腿宽大,能裹住一场北方的风。按说体制内教育口顶尖选手不至于穿成这样,更何况又是艺术类,哪至于抽签似的随便往身上套两件。
可他居然...

【瑜昉】肉食者(7)

·终于有空写点东西了,居然已经一个多月了……

·还有一到两章完结。


走AO3


顺便,有没有大佬教我学微积分,想看什么梗我都写……我即将成为全校第一个因为挂微积分痛失保研资格的人了吧……

【我还是没空摸电脑但是】有个小问题,昉昉当时红海620那次,为什么会跟着鲸鱼跑来着……他在摩洛哥也有助理哎,但是回来好像就自己一个人……还是我没认出来他助理……

新民路打卡+军事理论教程打卡。
看见新民路就很想搞新民【x】
新民真的很好搞啊!我心中好搞top1新民top2钟华,大概我就喜欢这种,性格有点棱角又不是特别硬,满身尘土却并不庸俗下贱,眼睛里一层层的世俗底下藏着一点火,并不是在云端被人保护着,一伸手就能够到甚至占有的存在。
想想真的好嗑……然而我并没在写_(:з」∠)_
至于悟空这种,我除了想让他搞r18g之外别无所求……
哎军事理论教程简直在逼我填那篇大三角_(:з」∠)_

今天的小黄好精神呀!
果然还是前一阵太累了吧,杀青一周就缓过来,中间还飞了一次乌鲁木齐都没影响状态,在组里是有多累……最近几个月看他活动都蔫蔫的,有些心疼。
想给他推荐敏感肌护肤和颈椎操……

军训去了,所以大概也许可能消失一个月……
然后我就真·搞房地产去了,谁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呢【x】
但是可能困苦环境磨练人的意志所以我写得更多了也说不定,毕竟我高考前一天狂飙三千字……
说起来,大家要不要了解一下古三?骨科cp似乎挺好吃【没有要爬墙的意思】

【瑜昉】肉食者(6)

有天黄景瑜匆匆忙忙回来,换下军装找到尹昉,说:“收拾东西走。”

尹昉怔住了。黄景瑜看他许久没动,又解释:“带上东西,我带你回趟家——你老家。你不是一直有人想见?”

很多年后黄景瑜还记得那间堂屋,明明是正厅,却没来由的昏暗,光落在其中也消失。老人坐在正中,尹昉站着恭恭敬敬地答。他性子软,惯常紧张,面对这严肃到有些冷漠的老人时面部轮廓却是柔和的。

他一进门,老人视线便落到他腿上,看不出惊讶,之后扫在黄景瑜身上的眼神却变得刀刃一样。开头几句还好,不过寒暄些身体如何近况怎样,紧接着老人话语陡然变得冷硬:“你这两年也不上学,家里钱也不要,连封信都没有,在外面做什么?

“我给好几家杂志写着剧本——...

【瑜昉】肉食者(5)

后来尹昉就常被他拖出去到处转转。黄景瑜带他到处走,走不动便背他一阵子,到最后两人都累得不行,瘫在路边面对面坐着。不知为何就开始傻笑,两人在一起疯得像几岁小孩子,连山都敢去爬。他若遇上有客来,也不避着尹昉,让他坐在下首听着。横竖尹昉在外人眼里不过连门都出不得的金丝雀,又不多话,眼睛里像只有黄景瑜,外人也不忌惮他。

有次一个同僚过来,黄景瑜正和尹昉缠在一起,连领带都没解,尹昉脸已经红得不行。黄景瑜听了通报心下了然,把尹昉抱起来按在腿上坐下,打发下人把人迎进来。尹昉挣着要走,被他箍着腰按住,低声贴住耳廓道:“这人不简单,仔细听着。”

他素知来人脾性,前些年好寻花问柳时还约着去过好几次,甚至可算相...

激情速写心动瞬间【。

不行我要吹一下这身赛车服!这个设计!在连身衣上加入拉链元素,并且所有拉链、口袋都倾斜向下,引导视线自然而然向下汇聚!向下有什么我们都知道!服装组的用心可见一斑!这真的是喜剧电影吗?我们大年初一拭目以待!

我好想吃赛车服play啊,就那种,里面真空,只有外面一件连体衣,拉链可以刷一下一直拉到底,节奏故意被拉慢,拉链拉下一点又拽上去,上上下下地磨着胸口皮肤,屋里只有拉链和呼吸的声音,粗糙面料随着动作摩擦皮肤直到泛红,确实有点疼,委委屈屈要小鱼给他把衣服完全解开,说这样做着难受,被故意拒绝就抽身躲,说那我不跟你好了,有本事你自己来啊,结果被抓住一半挂在身上的赛车服就挣不开,被拽回去时露出一半肩膀!!!!!!!谁要写啊给您递笔!!!!!!!!!

小黄为什么不穿连体衣!!!!!!!!小兔这件到底是私服还是什么!!!!!!!!!!要是私服的话小黄看见会不会很开心!!!!!!!!!!【bu】

【我可能是第一个因为废话被屏蔽的画画儿博主。】

想嗑那种,在剧组的时候小黄和工作人员坐在最高的山头试图联网开黑,然后小兔坐他们旁边默默望天,听他们“我操我操不行了网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看手机发现自己的网还能勉强苟动网页,望着旁边暗中开心,在背后悄悄做了个鬼脸。
他俩为什么连待两个组都没有网,条件这么差,真是适合谈恋爱【x】

我已经不知道写什么了我真的不知道写什么了我写什么都没有他俩甜写ABO都没有他俩甜我还写什么……
他俩这波操作,真的,同人都不敢这么写,同人都不敢搞他们二次合作都是暗中谈恋爱,我真的跪了,昨天看着word傻笑了一天,给他俩递笔

写个置顶。

看到这里的大家一定要早睡。
一定要注意颈椎腰椎肩关节。
一定。
珍爱生命,从我做起。

顺便我cp观混乱邪恶,某天不一定会看见我在写什么东西,有真人的不要上升真人,有圈子的不要上升圈子,毕竟我萌cp这么多年没混过圈,rio钢铁直男【。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沙雕。

id是早年间起的,现在看真的玛丽苏,但是并不想改,纪念一下我的沙雕青春。

以及,珍爱生命,远离熬夜远离久坐远离不正确姿势玩手机。血泪经验。

子博 @兔的梗、私货和吐槽 大家如果想看我bb的话戳这里【不会有的。

哲学几问。

·我写ABO的时候总是会陷入一些沉重的哲学思考。

1·搜索:qlxgc是什么感觉

2·搜索:gc是神经调节还是体液调节(没搜到)

3·搜不到的:Omega有卵巢吗

4·搜不到的:ABO性别可以通过基因检测出来吗

5·搜不到的:抑制剂是激素类药物吗

等等。

以及我写最后一段的时候在听卡路里,看着网易云界面爆笑,一个小时写了三行,数次想以“燃烧我的卡路里”结尾,还有引申义,real意蕴深长了【x】


【瑜昉】我的一个直男朋友

·勇敢地掺和一jioABO。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55426

============

·我写ABO的时候总是会陷入一些沉重的哲学思考。

1·搜索:qlxgc是什么感觉

2·搜索:gc是神经调节还是体液调节

3·搜不到的:Omega有卵巢吗

4·搜不到的:ABO性别可以通过基因检测出来吗

5·搜不到的:抑制剂是激素类药物吗

等等。

以及我写最后一段的时候在听卡路里,看着网易云界面爆笑,一个小时写了三行,数次想以“燃烧我的卡路里”...

我在干什么(2)

给大家看一下没更文的时候我都在干什么……

【瑜昉】肉食者(4)

·我连更三天啦!


此后尹昉安静很多,再不提往事,乖乖躺着养伤。黄景瑜亦不多问,只看他安生住下来便懒怠深究前尘往事。他换了个人似的,不逢带兵出去的时候便天天晚上急着往家里跑,也没甚事做,吃完饭只落得搬个凳子坐到床边,和尹昉大眼瞪小眼。伤口愈合的时候漫长的痛痒像是树在里面生了根,尹昉难受又不敢碰,指尖在床单上抓得粉红。黄景瑜伸手给他握着,他指尖也不敢用力,只拿掌心虚拢着。他被整天的骨头鲫鱼猪手养得不那么伶仃,躺在床上睡到无可再睡,把黄景瑜家充门面的几本书翻得快烂掉,百无聊赖等黄景瑜回来,见面就问:“你天天给我吃这么些东西,给人下奶不成?”

黄景瑜闻言一乐,伸手从他领口探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