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枫雪沁

魔幻现实主义色情写手【。
画点小画。

【黄别】围巾

·JUST千字小短篇

·平行世界的他们,在机场发生的故事

·初中生作文水平,欢迎吐槽拍砖建议捉虫w

那就开始吧!



    黄少天下飞机的那一刻,如同过电一般从头到脚抖了一下。倒不是因为即将见到久违的恋人,而是北京的冬天太冷了。他只穿着一件驼色大衣,在扑面而来的冷风里几无招架之力。当他看见正等着他的刘小别时,更觉得自己受到了会心一击——刘小别把自己裹的像个球,捏着耳机望向出口的方向。他几乎可以想象出刘小别之前在怎样等着他,戴着耳机一脸生无可恋地戳着手机屏幕,围巾解下来搭在一边,脸庞被暖风烘得微红,当飞机到达时他会一下子站起来,拽下耳机,微微仰着脸从人群头顶望过去。那是他的少年。

    刘小别也看见了他,快步向他走来,手里还快速绕着耳机线。他站定在黄少天身边,伸出手拥抱他,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双臂之间是北方凛冽的风雪,而非他明朗温暖的恋人。他撤回手时顺便捏了捏黄少天的大衣,旋即一撇嘴。真薄,他想,果然南方人不懂北方的冷。

    “你们帝都真冷啊我去……我把压箱底的衣服都翻出来穿了还是不够,你们一天天都是怎么活过来的!”黄少天一开口就吐槽起天气,他的脸已经冻得麻木,连话都说的少了些。

    “我们有暖气。”刘小别高冷道,“还有,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你飞过大半个中国就是要说这个?”

    黄少天难得地语塞了半秒,随后就笑起来。“当然不是,”他说,顺便把刘小别拽回来揉了揉头发,“我想说,我男朋友又帅了,但是一下飞机就被风噎了回去,你们这里的风一定是FFF团员,不分直弯无差别攻击。”

    “我那时候想说,我男朋友不说话的时候特别帅。”刘小别正忙于整理被黄少天秋风扫落叶般席卷而过的头发,闻言便呛回去。又说:“你穿这么少活该被冻成狗。”

    “就算是狗,你男朋友我也是一只骄傲的脱团狗。”黄少天一乐。

    刘小别听了也没绷住,笑着去揉黄少天。两人推撞着向出口走去,倒像是十几岁精力过剩的初中生。

    在门口,刘小别忽然停下来。黄少天一怔:“怎么了?”却是刘小别把围巾缠在了他脖子上。

    “你不用这样,我又不是姑娘啊哪有这么娇气。”黄少天咕哝着。

    “我这叫人道主义援助,嫌弃就给我。”刘小别一挑眉。

    谁知黄少天却不受他激,拢着他的肩膀把他拉进怀里。这次轮到刘小别诧异了,“你干什么?”

    黄少天没说话,把围巾从自己颈上解下来,又把两个人一起裹进温暖而柔软的织物里,在最末端打了个松松的结。

    刘小别脸一下子就红起来,他听到自己擂鼓般的心跳声,清晰而坚定。于是他没有挣开,而是深吸一口气,反握住黄少天的手,和他一起走进浩荡的长风中。

    这样的姿势在普通情侣中都显得太过亲昵,他们却浑然不觉,就这样在人群中行走,坦然面对着那些或是好奇或是诧异的眼光。这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之一,他们与无数人同时行走在拔地而起的楼群间,目光里却只有彼此。寒风凛冽,而他们相握的掌心却升腾起温暖的火。他们尚还年轻,彼此热切地相爱,于是寒冷和误解都不能动摇他们分毫。

    于是这就是最好的时光。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