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枫雪沁

魔幻现实主义色情写手【。
画点小画。

【黄别】一笺花

·大家好又是我w


·超·短篇,联动自己的一篇古风脑洞……如果有时间可能也会把正篇码出来……


·我到底拖了多长时间……


那就开始吧0w0


    黄少天难得端端正正地坐在案前,摆弄养在白瓷瓶里的一枝桃花。街道上远远传来喧嚣的人声,杂着几声早到的爆竹响,年关将至,这些细微的声响里也透出令人心头一动的暖意。花枝上几朵桃花疏疏落落地开着,更多的是将开未开的花苞,挨挨挤挤地攒聚在一起,从花萼里面露出一抹淡红。

    案上摊着张微黄的信笺,砚中的墨早已磨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与花香交织着融进空气,可黄少天却迟迟未能落笔,踌躇了半天才写下一个开头,之后又陷入苦思。不料一滴墨汁自笔尖落到纸上,晕开一片深重的黑。他索性在纸上勾画起来,几根张狂的墨线围起那个污点,就成了一朵张牙舞爪的花。他看看这朵花,又抬头望望那枝鲜亮的真正的桃花,自己也笑起来,又在旁边添上几笔——一座歪歪扭扭的微草大门,门口站着个佩剑少年,脸被涂成一个墨点,以示太难了不会画,之后又在旁边注上几个小字——刘小别。画完这些,他就把这张纸放到一边,重新拿起一张。


“刘小别:

    见信如晤。

    上次我去京城,也是和现在差不多的时候。你们那边冷得实在厉害,又干得不成样子,还总是刮风。虽说是过年,可一点春天的样子也没有。”

    黄少天的字正如其人,笔锋凌厉,字里行间溢着锐气,像是刚淬过火的剑锋,与刘小别在王杰希督促下练出的工整小楷迥然不同。一看到他的字,一个扬鞭跃马,眉眼凌厉的青年就跃然眼前——可惜字总太多了点。

    “你真该来这边看看,过年的时候来。我们昨天去花市,远远望去一整条街都是绿色,那些花从各处来,有巴蜀的、江南的、还有从更远的地方走海路运来的……好像天下的花都开在了这里。”

    “蓝雨院子里也到处都是花,和以前我和你说过的样子差不多少,只是今年没买金橘树,大概是怕小卢偷吃。”

    不知何时,窗外已斜斜射进一缕夕阳。这缕微光悄悄爬过他的笔尖与墨香氤氲的信笺,拂上他的眉宇。他抬头望了一下天色,以匆匆几句结尾,把桌上几张薄纸拢作一处装进信封。停了片刻,又从枝上摘下朵桃花一并装上,不知对谁轻声说着:“反正多寄点也不会多收钱……大概吧……”


    刘小别接过那封颇厚的信回到屋中,听见门外驿马的蹄声渐行渐远。他用刀片小心裁开封口,一朵被压扁的干燥的桃花就飘落到他掌心,他望着手中那点粉色,静静笑起来。之后掉出来的是那张满是黄少天鬼画符的纸(大概是被他误塞进了信封),这下子刘小别实在没法保持淡定,扶着墙笑得浑身颤抖。

    这时蹄声再次响起。大概又是信差?刘小别这样想着,推门走出去。“邮费不是已经付过了——吗?”后半句话梗在他喉咙里。并不是什么信差,骑在马上的那个人他再熟悉不过了。

    黄少天揽过刘小别的肩,俯身把一个吻印在他唇角。“这才是邮费。”他笑着说。

    这时京城无处不是灼灼的花,而他们在花间重逢。就像是他带来了这满城的花,刘小别在亲吻的间隙里如是想。


评论(2)

热度(32)